远大前程

来源:金叶文苑(烟草内网) 发布时间:2018-11-27 15:40

在红川路上有三个兢兢业业,勤劳无休的人。他们是红川饭馆的当家人,红川超市的老板,红川卤菜摊的摊主。

红川路是一条城市背街,藏身在鳞次栉比的高档写字楼背后,狭窄偏安,暗影浮动。没商业没交通,只有一团团扎实热腾的市井生活,十余年来,这里盛传着要规划,将修一条大公路,连通城市主干道,纵横南北,商贸相通……居民们将信将疑地盼着,听着,直到黄葛树苗芽冲了几茬,参天密布,男孩子们参了军,离了家,又有几户人家生了娃,太阳悠悠长长地从树缝中爬上,滑下,日子变得山高水长,没人觉得那传了十余年的风声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。

兑现,是一个梦中的泡影,认真看时正好就破了。

红川路上的日子慢悠悠,是头顶万年不变的那片绿冠。行人要穿过20分钟左右的小径,才能走上主干道,才感受到车水马龙,川流不息。这条小径是连接城市生活里的两个世界的桥梁。

只有红川饭馆的当家人,红川超市的老板,红川卤菜摊的摊主一如既往地勤恳劳作,争分夺秒地挣着钱,做着生意,没有一天闲下来。

他们的存在,让红川路的居民觉得方便、熨帖,也显出了他们自己的寡淡。

红川饭馆的老板是四川人,通常是老板下厨,老板娘收账,菜单没有什么新意,回锅肉、鱼香肉丝等老牌川菜,口味不做任何改变,他们也不做鸡鸭活鱼,“人手不够,没有时间。”他们也不愿意请人帮忙,挣点钱分出去了不划算。夫妻俩死扛到底,最忙的时候也就是中午。来红川饭馆吃饭的,大多是工地做活路的人,剩下一小撮是红川路上年轻后生,夫妻俩对谁都谦逊,价格实惠,一年只停业春节那7天。

红川超市就在红川饭馆的对面,老板是本地人,20来岁,利索、灵光,对谁都热情坦诚,农夫山泉永远只卖一块五,他常说做人要有点气魄,不能抠那五毛钱。所以红川路的人都爱去他的超市买商品。他娶了个福建籍太太,太太似乎总不习惯这里的生活,三天两头在店里衰着一张脸,要么就抱着电话讲闽南语,后来有了孩子,她就带这孩子在超市门口玩,一副爱守不守店的样子。老板给人找零钱时,就说,哎过段时间要和太太一起去香港了,娘家人在那边买了房子,总不能老空着。

红川卤菜摊是什么时候开始营业的,红川路上的人大多已经淡忘,他们只记得最开始是个18岁的女孩子在经营,她读书不多,工作没找,自己倒腾了一个临时性卤菜摊,没两年,就看见一个男人来帮忙,她说是老公,很快,自己就大起了肚子,生下了女囡。再两年,就是他们一家三口在红川卤菜摊上忙活。卤菜摊生意好,没有城管撵,也没有门面房租,一天365天无休。红川路上的居民很是羡慕这样的生计,私底下谈论他们赚了不少,但是大家都知道这份工辛苦,所以也没有第二家。有时硬生生来了第二家,也撑不过一个月,不知道挪到哪里去了。居民们总归是讲感情的。

这三人,几年下来,总是一副惨淡经营的模样,站着,吆喝着,他们做出来,说出来的,也是“辛苦”二字,有时候,红川路上的居民会给偶尔回家探亲的儿女唠叨这三户人,说来说去都是“辛苦”二字,生之为人,不会享乐又有何益?

终于有一天,红川路上来了一群制服者,一辆挖挖机,一辆消防车——要扩路了,要连通南北纵横东西了。

这突然而至的消息,说不上是高兴还是不高兴。参天的黄葛树被拆倒了十几颗,居民们被严阵以待的警察隔离,那一天围观的有近百人,朝明暮晦,一匹房屋坍塌,又一匹房屋又坍塌,金铁皆鸣。观者群情昂然,忽奔腾而澎湃,如波涛夜惊,忽嗡嗡不绝,如群蜂袭熊,忽呼号愤发,如秋风骤然,砭人肌骨。

折腾不到半日,便拆完了房子,挖断了路,大局已定,维持治安的人在红川路的花坛下闲坐。围观的人群有疏散,有嚅嗫着,有重复着那些感叹的,不一而足。红川路上那三个兢兢业业的人也混杂其中。

红川饭馆的说去年已经买了恒大名都的房子,年底就要接房了,终于要搬离这条破街了。红川超市的说下月就要去香港了,什么时候回来还不好说,卤菜摊摊主若有若无地说,已经买了3公里远的龙湖的房子,正在物色合适门面。

闲话拉杂间,粉尘从消防水落下的空隙中升腾起来,粘附在湿润的黄葛树叶上,奔向侧耳倾听的人们的脸。警戒线内,满地的硕大碎石如无穷无尽的未来铺陈开来。